首页<道德模范

雨夜事故后 三井派出所民警顾红全卖房救伤者

发布时间:2017年06月02日 11:00来源:常州文明网
选择文字大小  
  

  “说实话,我对他的表现很满意,现在我们是互相配合,全力以赴救我妻子。”5月30日,妻子被撞第8天仍处昏迷中,提到撞人者顾红全,刘惠荣没有丝毫埋怨,“他是一名有担当的警察。”

  雨夜事故

  顾红全是三井派出所民警。5月23日晚7时30分左右,他下班驾车从太湖路左转驶入泰山路,突然感到车底一震,急忙刹车靠边下来查看,发现路中央躺着一个人。

  伤者是一名女子,头上、鼻孔都在流血,面对呼叫基本无反应。顾红全急忙拨打110、120,并守在她身边,防止她遭到过往车辆二次碾压。焦急等待中,120反馈称最近的车在清潭,过来需要时间。

  当时下着雨,女子躺在快车道上,身旁不停有汽车呼啸而过,而女子头部流血,伤情严重,耽搁恐有生命危险。顾红全决定拦车送她去医院,可身边车来车往,没有一辆车肯停下。万般无奈之下,他决定开自己的车。他知道,如果搬动伤者不当,极有可能造成二次伤害,靠他一个人绝对不行。他向围观者求助,谁知,听说要帮忙抬伤者,围观者一哄而散。

  好在马路对面有几个等待代驾的司机。在顾红全的苦苦哀求下,终于有一个小伙子站了出来,帮他把伤者小心翼翼抬上了车,又帮忙驾车驶往最近的武进医院。

  入院检查发现,伤者多处骨折,颅脑受伤出血量大,必须马上手术。医院开通了绿色通道。当晚,伤者手术顺利。

  卖房救人

  如此重伤,抢救费用昂贵。顾红全知道,眼下最需要的就是钱。可是,他没有钱。他找到医院,以自己民警的身份作出保证:请不惜一切代价救人,他一定会筹到钱。

  他向所里借了2万元交给伤者家属,并和父母商量卖房。

  顾红全是公务员,妻子有工作,父亲是退休教师。按说,这样的家庭不可能毫无积蓄。“看病、吃药,根本没有积余。”他说。

  顾红全40岁,2000年大学毕业后参军。2009年转业时,曾是飞机机械师的他有很多就业机会,但他选择从警,到三井派出所当了一名社区民警。他工作勤奋,尤其善于调解纠纷。

  但是,命运与他开起了玩笑。2015年,他患上了腱鞘巨细胞瘤,在上海华山医院做了手术;恢复期间,父亲患上了黑色素瘤,他拄着拐杖陪父亲去北京治疗;2016年3月26日,他突发心肌梗塞,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了10多天,抢回一条命。

  因为植入支架和心脏疾病,他需要长期大量服药。每天,他要吃9种药,每周都要上医院复查,每月医药费要1500多元。为了照顾他,妻子辞了职,2016年到新北区公安分局家委会工作,收入不高。每月还要还房贷2500元,加上家用开销,基本就是“月光族”。

  车祸第二天,顾红全将房子挂到网上。目前,已有多人来看房,有两人成交意向强烈。这套房子在嘉顺花园6幢8楼,有90平方米,目前是他的父母在住。“我的房子在江阴璜土,比较偏,没有产权证,不好卖。”顾红全说,如果这套房子卖了还不够,就要想办法,把璜土的房子也卖了,流离失所也要救人。

  救回一命

  在工作上,顾红全很拼。2015年术后尚未完全恢复,他就上班了。身体所限,他无法再从事社区民警工作,考虑到他的特长,所里让他专职调解。当年11月,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调解室在三井派出所挂牌成立。

  每天都有纠纷要调解,少则一两起,多则五六起,千头万绪,繁重琐碎,几乎没有准点下班的时候。顾红全耐心细心,善于思考,独创了许多调解方法,工作成效显着。仅去年,他就带领团队成功调解各类纠纷360余起,其中不少是涉及意外死亡、医疗损害等疑难纠纷。因表现出色,他被评为新北区公安分局2015年度星光大道人物、新北区十佳政法干警。

  出事当天,顾红全接了两起纠纷,其中一起当事人闹了一年多,多次大打出手。将他们送走后,他整理、上传调解资料,弄完已经7点半。因为天黑下雨,视线不好,加上对面来车大灯刺眼,心里还在琢磨着那件纠纷,他未注意到过马路的伤者。

  开自己的车送伤者去医院,顾红全很清楚,他犯了事故处置的大忌。未保护好现场,在责任认定、保险理赔上都有风险,而且移动伤者很可能带来二次伤害。“但那种情境下,救人是第一位的。” 顾红全说。好在伤者被送往医院后,未发现骨折处有移位,专家表示,幸亏送得及时,不然肯定没命。

  老父牵挂

  5月30日下午,记者联系上刘惠荣时,他的妻子还处在昏迷中。事故刚发生时,刘惠荣对顾红全非常痛恨,但慢慢就改变想法了。“他没有逃避,每天都来询问,没空就请朋友过来探望,在事故责任上,从未说过妻子的不当。”

  得知顾红全正在卖房,而且房子就在他们小区,刘惠荣有些意外。他说,顾红全从未向他提过。

  说到这场飞来横祸,73岁的顾宝金全力支持儿子。“该承担的,不要逃避,这是做人的原则。”他和老伴在嘉顺花园住了8年,房子卖了,他们打算回金坛老家。不过,孙女才4年级,住得离学校远,他们想先租房子住,等孙女大些再回去。

  “钱没了可以再挣,我们现在最担心儿子的身体。”顾宝金说,儿子随时可能心肌梗塞再发作,他希望儿子不要那么累,把身体照顾好。

  听着父亲的话,顾红全笑着安慰。不过,在送记者下楼时,他说,自己有件事一直没对父母说。他时常会发心绞痛,因为吃药的副作用,每天早上起来,嘴里会出很多血,真有点“惨不忍睹”,也不知道何时心肌梗塞会再次发作。为了激励自己,每天他都收拾得清清爽爽,心情愉悦去上班,“不想把自己当病人,活着,就一定要快乐” 。(常州日报 芮伟芬)


责任编辑:袁 一君
打印】【关闭】【收藏此文章

版权所有:常州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
电子邮件:czwmb@163.com 文明热线:0519-85680866 法律顾问:江苏常州友联律师事务所彭美松律师